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贾宝玉为何总是一副纨绔子弟的形象?
红楼梦中贾宝玉为何总是一副纨绔子弟的形象?

贾宝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中的男主角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

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的思想,不论是古代,还是今天,都属于彻彻底底的离经叛道,因为他的所思所想实在跟时代需求格格不入。

传统价值观认为,一个男人,要么立足孔孟之道,要么委身经济之间,总之要有权有钱才可以,这是社会对男人的要求,而贾宝玉无疑并不符合这一点。

贾宝玉不喜欢读书,也不喜欢跟人交际,尤其不喜欢跟仕途经济之男人交谈(譬如贾雨村),他言之凿凿地称“女孩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,我见了女孩,便觉清爽,见了男人,便觉浊臭逼人”。

同时,贾宝玉又身无长物,如果科举取仕他做不到,至少应该练练自己的应酬交际能力,这样将来可以成为一个“儒商”,也未可知。

可纵观《红楼梦》一书,贾宝玉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,包括第62回,林黛玉细心算出贾府内部财政已然遇到危机,表示应该提前省俭,方是长久之计,可贾宝玉却完全不在意这些,且看原文:

黛玉道:“要这样才好,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。我虽不管事,心里每常闲了,替你们一算计,出的多,进的少。如今若不省俭,必致后手不接。”宝玉笑道:“凭他怎么不接,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。”黛玉听了,转身就往厅上寻宝钗说笑去了。——第62回

就连林黛玉都看不下去贾宝玉“富贵闲人”的思想作风,直接不理他,转身找宝钗说话去了。

由此便有读者感到奇怪,贾宝玉基本上就是一个废人,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,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,为何他却成为整个荣国府最受宠的孩子呢?难道整个荣国府就没有一个明白人了吗?笔者今日就这个问题来进行掰开揉碎式的分析。

贾宝玉之所以看上去“受宠”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《红楼梦》是一本以女性为写作主体的小说,而位居荣国府女眷等级巅峰的两个女人——贾母、王夫人,都对贾宝玉宠爱有加;可如果立足荣国府男主人视角,贾政对贾宝玉并没有上面那两位那么宠爱,这个现象是值得细细分析的。

贾政宠爱贾宝玉吗?答案明显是否定的,抛开“父亲对儿子”这种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,贾政着实瞧不上贾宝玉,第2回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时,就明确说过这个问题:

子兴冷笑道:“那年周岁时,政老爹便要试他将来的志向,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摆了无数,与他抓取。谁知他一概不取,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。政老爹便大怒了,说:‘将来酒色之徒耳!’因此便大不喜悦。”——第2回

再有第25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,赵姨娘买通马道婆,给王熙凤、贾宝玉下了蛊,登时两人险些命归黄泉,众人忙乱请医之际,唯有贾政提前放弃了抢救:

贾赦还是各处去寻僧觅道,贾政见都不灵效,着实懊恼,因阻贾赦道:“儿女之数,皆由天命,非人力可强者。他二人之病,出于不意,百般医治不效,想天意该当如此,也只好由他们去罢。”贾赦也不理此话,仍是百般忙乱。——第25回

包括贾宝玉日常见了贾政,总是战战兢兢,在贾府内转悠,总要小心谨慎地绕过贾政的门儿,这些种种都足以说明,贾政不宠爱贾宝玉。

亦有读者不明逻辑,称“父亲怎么可能不爱儿子”、“贾政只是个严父”,请注意,我们此处探讨的是“宠爱”,而非父子亲情,否则笼统概括之,天下父子岂不都是“你爱我”、“我爱你”,一片和谐,从未有父子矛盾了?

言归正传,继续说贾政对贾宝玉的态度,他为何不喜欢贾宝玉?是因为贾宝玉不喜欢读书,不愿意走仕途经济的道路,不能为贾家争光,作为荣国府男主人的贾政,是不能接受这一点的。

但同时我们要注意:贾宝玉的“不学无术”乃是宽松环境下的产物,如果贾政从小就对贾宝玉严加管教,令其熟读四书五经,立志考取功名,从娃娃抓起,贾宝玉未必就会变成“富贵闲人”,换句话说:贾政其实对贾宝玉的教育放松过警惕!

这里就涉及到一个隐形的话题:贾政一开始并未将科举仕途的希望寄托在贾宝玉身上,由此放松了对贾宝玉的教育,因为当时振兴贾家有一个更好的人选——贾珠,即贾宝玉那个早早去世的哥哥!

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,头胎生的公子名唤贾珠,十四岁进学,不到二十岁娶了妻生了子,一病死了。【略可望者即死,叹叹!】——第2回

可以想象,贾珠是贾政二房的嫡长子,才学不俗,十四岁就进学了,他还活着的时候,贾政是对他寄予厚望的,甚至将振兴贾家的重担交给贾珠,因此脂砚斋亦感慨贾珠:略可望者即死。

所以,贾宝玉其实从小并没有被寄予厚望,要振兴家族什么的,至少贾政自己没这么想过,在贾政、贾母、王夫人等人的预期中,贾宝玉不是个科举从仕的料,将来学习一些应酬交际的本领,像贾琏、贾珍那样就好。

这也就解释了贾宝玉的正统文化功底为何那么差,因为他从来没被严格当作科举人才来培养,他平日里都是读杂书,譬如《红楼梦》第8回“贾宝玉大醉绛芸轩”中薛宝钗劝贾宝玉别喝冷酒,脂批中有这么一段话:

宝钗笑道:“宝兄弟,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,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?若热吃下去,发散得就快;若冷吃下去,便凝结在内。以五脏去暖他。岂不受害?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呢!”宝玉听这话有情理,便放下冷的,命人暖来方饮。——第8回

脂批云:在宝卿口中说出玉兄学业,是作微露卸春挂之萌耳。是书勿看正面为幸。

也就是说,贾宝玉日常也经常看书学习,但看的都不是正统科举入仕的书,而是杂书,所以贾宝玉又懂点医学(后文晴雯生病,贾宝玉能看出胡庸医的药不对);又懂点制胭脂、化妆的技术(第44回,贾宝玉为平儿理妆,口述化妆心得);

可唯独对于科举文章,则完全不是他的强项,第73回贾政次日抽查贾宝玉功课,这下子戳中了贾宝玉的痛点,书中这般记:

贾宝玉心中又自后悔,这些日子只说不提了,偏又把书丢生了。早知该天天好歹温习些的,如今打算打算,肚子内现可背诵的只有“学”、“庸”、“二论”是带注背得出的。至上本《孟子》就有一半是夹生的,若凭空提一句,断不能接背的;至“下孟”就有一大半忘了。——第73回

四书五经,乃是科举仕子看书目录基本中的基本,可贾宝玉却完全不熟,恐怕把贾环、贾兰叫过来,可能都比贾宝玉知道得多。

如果贾宝玉真的从小被赋予振兴家族的重任,他能过得这么惬意?为科举学习是讲究童子功的,虽然书中并没有明确写出来,但贾珠的童年才是正儿八经的科举学子的童年,每天看哪些书,要如何背诵,写自己心得,这都是有老师严格把控的,哪会像贾宝玉这样过得这么舒服?

贾珠死后,贾政不得不将希望放在贾宝玉身上,可早就错过了最好时机,贾政心里难受,贾宝玉更痛苦,看书如果看不到这一层,便不足以客观谈论贾宝玉、贾政的父子关系。

江苏六正科技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盐城市大丰区大中镇城南经济开发区内